專業數字資源建設及知識服務實踐與探索

時間:2018-09-26 作者:董清松 來源:出版商務網

編者按:2018年7月25日,中国纺织出版社党委书记董清松在第八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国家知识服务高端论坛上做了关于“專業數字資源建設及知識服務實踐與探索”的报告。

華服志是由中國紡織工業出版社創建的一個關于中華服飾文化的網站,平台主要包括資源庫、知識庫、主題庫以及華服動態這四個部分。

一張圖片的思考

“華服志”項目是從一張圖的思考開始的,在不同的階段,一張圖給項目帶來不一樣的作用。中國紡織出版社在60多年時間裏,約有80%的時間是在出版關于紡織服裝的專業書,在書裏面有很多圖片,所以在2013年下半年我們策劃了一個數字化項目,決定從做圖開始,來做圖庫。由一張圖片的檢索開始,我們做了一個關于紡織服裝方面的圖庫,方便大家檢索手稿或者商業等類型的圖片。在這個過程中發現僅有圖片是不夠的,于是我們將圖片資源拓展到圖書資源,將出版過的圖書數據化,把它做成一個數據庫。在資源碎片化之後,我們給用戶提供了數據庫檢索服務,方便用戶使用圖片和圖書資源。

數字資源建設探索

我們做了一個關于中華服飾的數字資源建設及新型服務的項目,項目的口號是“志在中華服飾”,其中數字資源建設是核心,還要提供新型服務。新型服務這個概念是非常開放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從數據庫開始,到2015年又做了知識圖,現在要做一個服務的生態,隨著時間的變化我們也在不斷的發展進步。經過三年多的建設,現在首批入庫的中華古迹有44000多卷,服飾9000多條,圖書2000冊,圖片80000多張,音頻3000分鍾,視頻400集,知識元20000條。我們還做了一個專業的知識圖譜,從所有的書裏面來抽取詞與詞之間的關系,然後再回到內容上,在新的內容形成之後,自然而然的就成爲一個知識體系。

華服志核心服務

除此之外我們還做內容的呈現,關于服飾專業領域,有一個服飾文化主題內容聚合分化,我們聚合了一個電子商務的功能,也就是說你可以寫一篇關于一張圖的論文或專著,如果有價值的話可以放在我們的平台上分享並定價。因爲我們是一個專業領域,在這個領域裏面我們建立一個專業的、智能的知識檢索與圖譜,而這個知識圖譜便于學生和老師構建一個屬于自己的小型的知識體系。舉個例子,你在查“龍袍”這個詞的時候,它的面料、文化含義等內容就可以從一個點構建爲一個知識網絡。這個知識網絡是你在查“龍袍”的時候可能不會想到的,但現在可以通過知識圖譜滿足你潛在的知識需求。我們有幾十個標簽標注這個圖,爲的是建立一個專業的知識關聯,然後通過這個知識關聯去帶動用戶的知識行爲,通過用戶的檢索以及知識與知識之間的關系,最後推動行業的知識進步。最終我們呈現給大家的是“華服志”這樣一個網站,其核心産品是網站平台。平台主要包括四個部分:知識庫、資源庫、主題庫以及華服動態,我們將關于中華服飾的報道放在上面,讓這個産品活起來,同時帶動更多的用戶關注這個平台。

到目前爲止,我們超預期的完成了這個項目,比如說知識圖譜、電子商務等等都超越了最初的預期。

“華美講堂”

關于運營,則需要更持久的服務,面向更廣闊的領域。剛才我們談的更多的是面對行業、院校所做的專業領域,如果走向2C市場,關鍵就是專業內容的大衆表達。如果我們把網站、品牌當作一個人去塑造它的魅力,那麽這個魅力是來自知識魅力。

一提到知識服務,大家更多的會將它和知識收費或者知識付費劃等號。我們把它叫做知識服務的泛化,也可以叫服務生態。知識服務的泛化就是我們給大家提供條目、音頻服務的同時,也給我們帶來收益。我們從網站上建一個內容+生態的模式,由網絡提供檢索、知識庫等,再加出版,這個出版是融合出版和移動出版的概念。

基于平台,我们创建了“華美講堂”,并把它打造成TBB(线程构建模块),这个讲堂汇聚了各路有想法的人来讲中华服饰美学、创新、创意、艺术设计。由于仅靠目前做音频、视频收费难以支撑我们的项目,所以要加入电子商务,来实现数字出版。

舉個例子,在寶貝樹上市以後,由于在這個APP裏面提供了關于育兒問答的知識服務,從而帶來很大的推動力,上市估值14個億。經過推算,知識服務給它帶來了兩個作用:增加了用戶的黏性,很多用戶不斷地育兒,要查APP,就産生了相應的消費關聯;通過知識問答,節省了大量的推廣營銷。實際上真正讓這個APP運營下去是在于知識服務所帶來的附加值,這給我們帶來“內容+服務生態”這麽一個概念的啓發。我們要構建以內容爲核心的服務生態,而且這個生態要開放、多元、共享。我們的服務不僅僅提供內容,也可以提供出版的服務,也可以提供活動。我們要涵養生態,提供多元的價值,然後提供有價值的服務,知識服務也好,出版服務也好,最後帶來各種收益。

所以最後我們把“華服志”的功能定位在網絡出版和電子商務上。“華服志”最終的一個願景或者是網站的理念就是發掘中華服飾文化自身的價值與意義,彰顯專業知識魅力,讓思想達所未達。這也是我們對于知識服務的一個思考,對一個中小出版社專業知識服務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