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編輯要具備好的編書心態

時間:2019-03-01 作者:鮑雄英 來源:出版商務周報

  編輯作爲一種職業可能已存在上千年,而作爲編輯座右銘的“爲他人作嫁衣”,也讓編輯工作多了幾分崇高和文化情懷。

  文化情懷其實是一種心境,一種心態。心境、心態是心靈世界相對穩定的客觀整體,如果僅僅把編書心態系結于此未免空泛,無法道出那一本本書鮮活于世背後的故事,畢竟編輯是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悲喜愛恨。了解一些這樣的心理細節,或許有助于編輯行業的持續進步和穩定前行。

何爲“編書心態”?

  當下,出版越來越強調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一則重在圖書的精神質量,二則重在圖書的贏利收效。都說好書是“顔如玉”“黃金屋”,出這樣的書,作者和編輯的榮耀都不言而喻,但並非所有出版物都能有此殊榮。當然,編輯自會朝著上述目標追尋追求,在策劃出版物之初,編輯就和這目標較上了勁,但又往往很難如願,效益焦慮心態便隨之而來。

  人們在考察事物的時候,經常會出現“框架效應”。所謂框架,在心理學上定義爲描述問題的方式,它的影響非常驚人。比如,一本書預期會有75%的讀者購買,反過來說,一本書預期會失去25%的市場。後者容易讓人沮喪,從而忘卻了前者的優勢。因此,我們在評判一本書稿能否出版時,往往會戲劇性地改變自己的看法,即便有75%的贏面,但是25%的弱勢也足以讓人産生動搖感甚至放棄。

  客觀而言,每一本書稿落錘定音之前,都會讓編輯絞盡腦汁,此刻的效益考慮可能演變成一種焦慮心情,即對不確定風險的無法把握而帶來的一種心理狀態。如果信念足以強大到保持對抗風險的認知穩定,那麽一本書稿就可能付梓面市;如果不能,機會成本就只能變成沈沒成本。而這種效益焦慮症,在暢銷書或獲獎書的謀劃過程中極易産生。

出版轉型中“編書心態”的多樣化

  既然編書會産生效益焦慮症,那麽對于如何參與營銷的心理認知,就是緊隨之後的心態了。

  編輯要考慮營銷推廣,這既是出版業自身發展的需求,也是編輯自身素養使然以及編輯職業轉型的需要,更是對于以往編輯功能定勢的傾覆。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往昔只需案頭燈下的那種近乎自我實現的狀態,一下子變爲掉進紛繁複雜的圖書市場去琢磨怎麽賣書,這對于揮如椽大筆的編輯來說,其心理震蕩之大可想而知。至今,對于參與營銷工作的認知心理,還會引發編輯的認知失衡和情緒失調。好在隨著出版市場化的深入和完善,及編輯年齡的年輕化,這種心態已經基本趨于平和,不再會嚴重導致編輯的某種心理障礙。

  編輯編書,不僅僅只和書打交道,還要與作者、發行人員、設計人員、印廠人員,甚至行政機關人員打交道,人際交往面廣、交往關系複雜。因此,編輯的人際交往心態也是影響工作的一個方面,這裏且不談人際交往的社會思維,只就一個有趣的心理現象——登門檻現象來談。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講,它是指對人加以思想影響的過程,如果先接受小要求,後面有可能會出現更大的要求,其中“信念”和“說服”是把握這個現象的關鍵因素。比如對于稿件的修改,撇開編輯的學術水准和判斷能力不談,信念和說服能力會發生至關重要的作用。當然,交流的技巧也是應當注意的,比如基本的尊重和禮儀。

  作者將稿件交稿後,編輯的又一個心態會浮出水面,即文本編校質量焦慮症。隨著出版物編校質量檢查越來越嚴格,很多編輯在新書付印時都心有余悸,甚至害怕付印。嚴格的“三審三校”也沒有徹底杜絕文本差錯的問題,這一方面是由于圖書編輯過程自有的特點使然,另一方面,編輯的綜合素質有待提升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編輯心理研究者衆,大道理無須多講,小細節影響至深。任何事物均有來去緣由,編輯的心態並非一成不變,每個時代精神都會塑造每個時代的編書心態,歸因而言,無非精神內因與環境外因,呈現出來也有積極消極之別。也許只有在“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敬業堅守精神之外,盡可能地防止“只緣身在此山中”帶來的對這份職業的漠然,才是每個出版從業者能再次展現自我價值的良好心態。這無關乎高大上的道德水准,而是人心的客觀現實。分析一下編書心態,或許更利于從業者的進步。